1. 當前位置:
  2. 首頁
  3. 黨史文獻
  4. 學習與交流
  5. 詳情

我心中的這片土地——寫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成立六十五週年之際

日期:2020-12-02
來源:祝謙
【深圳到香港物流】

“為什麼我的眼裏常含淚水,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。”

淚水源自深沉;深沉源自透徹。

土地,是萬物的立錐之所。誰不依此而存在?愛生養自己的土地,這是人類最樸實、最真摯、最永恆的感情。土地,賦予了愛國主義的核心要義。

我從地方媒體做新聞,到《人民日報》當記者,腳踏新疆大地,身披新疆風塵,眼觀新疆滄桑,思忖新疆意藴——一直苦苦追尋,一直步步追問:你真瞭解新疆嗎?你如何認識新疆?你能否解碼新疆?你對新疆的愛深沉嗎?“眾裏尋他千百度”,總有一種恍惚、迷離、朦朧的感覺。近年,靜下心來,閲讀、思考、叩問、決疑,“驀然回首”,似乎對我心中的這片土地有了新的感悟,略記於下,以求教正。

“掀起你的蓋頭來”

2003年,我曾主編過一套《瞭解新疆·認識新疆叢書》,序言開篇是這麼説的:“你也許到過新疆,翻過高山,走過草原,遊過湖泊,看過遺址,逛過巴扎;你也許沒到過新疆,僅僅聽説過傳説,看過電視,讀過典籍,翻過畫冊,查過資料;你也許就生活在新疆,春風、夏雨、秋霜、冬雪都經歷過。但是,我們想問一句:你真正瞭解新疆嗎?你真正認識新疆嗎?”這套叢書擬從十個角度詮釋新疆,當時還頗有感觸,今天讀來,仍顯蒼白。原因是隻講了“是什麼”,留白了“為什麼”。

當下,我們談説新疆,大多停留在國土面積、地形地貌、物產資源、人文景觀、開發建設、成就展示——外在的、可視的、即景的居多,對一個新疆人而言,或者對探究新疆的人來説,這恐怕還停留在新疆的“蓋頭”。掀開新疆的蓋頭來,觸摸新疆,把脈新疆,“透視”新疆,我“刷新”了四個維度:

歷史的深度。參天之木,必有其根;懷山之水,必有其源。新疆的根,要去神話中“挖”;新疆的源,要到崑崙腳下“掘”。

儘管,我國史學研究注重的是中原中心説,西部往往被幾筆略過。但是,著名的歷史學家顧頡剛在《中國史學入門》中秉持自己的卓見:“世界人類最古是在帕米爾高原繁衍起來的。以後,從這裏分為去亞洲的、去歐洲的、去非洲的若干支。”歷史學家任乃強也認為:中華古人類起源於青藏高原,為古羌族。追溯羌人的祖地,即今崑崙山北緣的若羌地區。這是其一。其二是在中國的神話系統,崑崙神話有先發優勢,記錄中華早期人類活動的典籍《山海經》,崑崙是源頭。黃帝、伏羲、后羿、螺祖、女媧、西王母等眾神靈,均活動於崑崙山。崑崙山是從海洋隆起後誕生了華夏大地上的遠古人類,然後由此四處流佈。其三是殷、周以來,早期帝王最奢侈的飾物是美玉,“凡玉,貴重者皆出於闐”。這也佐證了崑崙山腳下中華先祖活動的印記,有了屈原“登崑崙兮食玉英”的不同凡響。

不難看出,崑崙是中華民族的祖源地,是中華民族的神山聖域。新疆,以地球上最大的山脈——崑崙山為基座,已成為新疆人的內力之山、精神之山!從某種意義上説,這正是新疆人豁達、豪邁、坦然、率直的底氣。

疆域的廣度。新疆古稱“西域”。古代西域是一個廣義的概念,含今中亞、西亞甚至歐洲一部。狹義的概念則為今甘肅河西走廊以西、帕米爾高原以東、天山以北地區。僅以元朝為例:1279年元朝統一西域,其管理方陣是:成吉思汗有四個兒子,三個在經營西域。長子朮赤駐寬田吉思海(今裏海),第二子察合台駐阿力瑪裏(今霍城縣),第三子窩闊台駐葉密立(今額敏縣);1211年為蒙古軍所滅的西域喀喇汗王朝,其都城在八剌沙袞(今吉爾吉斯斯坦境內);1219年,鋭猛的蒙古軍相繼攻陷中亞諸國及今俄羅斯、波蘭、匈牙利、巴格達、敍利亞——如此的縱深、如此的盈縮、如此的進退,新疆在陸權時代的地緣優勢,無與倫比。它不僅拓寬了新疆人的視野,也拓展了新疆人的胸襟。

文化的厚度。《周易》有載:“觀乎人文,以化成天下。”“以文化人”是國之根本。新疆是世界四大文明的交匯點:輸出、輸入,交流、交融,相學、互鑑,千年的浸潤、薰染、流瀉、吸納、揉捏、抻拉,呈獻在新疆大地的是千姿百態、奇葩滿園。從這四處着眼,足可觀斑見豹:

文化流出的奧妙“疆”字。有人説,新疆的“疆”字,是造字之奇妙,用字之精準;有人説,這就是一種泛意,“故土新歸”而已;有人説,這是鬼使神差,專為新疆而設。定名時無意,品味時新奇。插柳成蔭,暗合歷史。

平凡的“疆”字,只有細品,才意味深長:左右結構,左西右東的意藴:危險來自西方。左“弓”張開,彎彎曲曲,象徵新疆5600多千米的漫長邊境,而那片“弓”外之“土”,是近代被列強以不平等條約割讓的土地。“弓”字在告誡,什麼時候都不能刀槍入庫、馬放南山,必須提高警惕,張“弓”以待。

“疆”字的右邊是“三橫夾兩田”,與新疆地貌鬼使神差般的暗合,即:三橫代表三條山脈:阿爾泰山、天山和崑崙山。兩田則為兩個盆地:塔里木盆地和準噶爾盆地。

“新疆”這兩個字,當你凝視久了,似乎都能看出温度,看出生命,看出靈性。好像它一直在敍説、敍説……“新”字在説,新疆人要親近、親善、親切、親愛、親熱,要有包容心,不要斤斤計較。“疆”字在説,勿忘國恥,還有故土在外;山高盆闊,潛力巨大;新疆人要有大抱負、大志向、大胸懷、大幹勁,幹出一個人類新天地、新奇蹟。

這是有“神祇”的底藴。

文化鑄就的新疆人格。新疆人的格調:大氣、豪放、坦率、真誠——大凡與此不合者,一是非新疆人,二是還留着“皮袍下那個‘小’”而沒有“融入”的外地人,三是缺乏鄉愁感的新疆“搖擺”人……

新疆人並非人人深目、高鼻、寬額、長眉、短髯,主要是看他的神態、氣質、做派。新疆人的祖籍並非全是新疆,他們的籍貫也許是甘肅、河南、四川、山東、上海、湖南、湖北……當他們在遷徙中在新疆駐足、生活,就會變得幾天吃不上饢、抓飯、烤包子、拉條子……時,就覺得生活寡淡無味,新疆快速成為大家深及血脈的家鄉故土。

應該説,人生長成這樣子、那樣子,是一個地方風霜雨雪、飲食水土、歷史文化,這些自然與人文因素像雕刻藝術品一樣雕刻而成,正所謂“一方水土養一方人”。某種文化,莫不在生活中普通人身上處處閃現,形成其精神風貌、性格特點。

我們看到過不少到新疆的造訪者,為新疆的大氣磅礴——大沙漠、大盆地、大山脈、大草原所傾倒。雄鷹在遼闊無垠的高空翱翔,像在天幕上釘了一隻圖釘;羊羣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悠然漫步,像一面雪亮的明鏡鑲在綠茵如毯的大地。仰頭是藍天、白雲,舉目是冰山、雪峯,邁步是大平原、大草原、大沙漠、大戈壁……新疆太博大、太美妙、太深厚了,像一部百讀不厭的大書,翻開第一頁就被它深深吸引。遊人每每慨然長呼:新疆人!像神仙樣的人!

這是有温度的情致。

文化躍動的新疆歌舞。會説話就會唱歌,會走路就會跳舞。説話與唱歌無縫銜接、走路與跳舞自然昇華。是説的精彩還是唱的圓潤?是走的瀟灑還是舞的優美?人人都會尋找答案。

古人云:“詩言志,歌詠言。”詩所言之抱負、志向何以傳世達人,好的途徑是吟唱,歌之不足,舞之蹈之。新疆的歌舞,為靈魂而響,為深情而動。

新疆歌舞,維吾爾族有“刀郎舞”“麥西來甫”“納茲爾庫姆”等。哈薩克族有“卡拉久赫拉”舞,蒙古族有“沙吾爾登”“安代”釀酒舞,塔吉克族有“鷹舞”,錫伯族有“貝倫舞”,俄羅斯族有“踢踏舞”,烏孜別克族有“手鼓舞”等等。正可謂心為情動,情為心聲,情積深厚,舞之蹈之。

這是有感染的情愫。

文化結晶的兩大史詩和《木卡姆》藝術。中國有三大史詩:藏族的《格薩爾王》、蒙古族的《江格爾》、柯爾克孜族的《瑪納斯》,後兩者皆在新疆。一個民族,用詩來塑造理想王國,用詩來描繪多元社會,用詩來追求美滿生活,其文化悠遠流長,其氣質浪漫豪放,其精神奔放張揚可見一斑。2005年11月25日,維吾爾木卡姆藝術被聯合國列入“人類口頭非物質遺產代表作”名錄。《十二木卡姆》被譽為維吾爾族歌舞的“總譜”,是維吾爾樂舞之集大成者,是中華音樂文化之瑰寶。

這是有氣概的意象。

凡此種種,雖未捋其大端,也未立章泛論,俯拾四點,那文化的範兒就可窺可嘆,可悟可感,可品可咂。

社會的力度。一個社會是否有意志力、伸展力、牢固力,核心是團結統一。

新疆有2500萬人口,有56個民族成分,主體民族13個,文化多元,民族眾多,語言多種,文字相異,習性有別,民俗相左,這在全國,是絕無僅有的特色。

團結統一,是中華民族基因中的固有、血脈裏的主流。從女媧捏泥造人之始,就將團結統一注入每一個元素。春秋大義,就是江山一統。周朝衰微,各諸侯國仍“敬”始如初。戰國七雄之爭,為的是江山一統;秦朝統一後,儘管戰亂不止,其戰均為“一統”。三國之爭,爭的是要一統江山。歷史上的征戰,莫不以“一統”為目的。一部《二十四史》,是後朝修前朝史,滿清皇帝不認為明史是外族史,清朝毫無疑義地把他們入關立有首功的吳三桂放入“貳臣傳”,認為他氣節有虧。《突厥語大詞典》詞條裏,回鶻人被稱為塔特·桃花石,即“中國回鶻人”。為什麼今天“疆獨”“藏獨”“台獨”“港獨”如此不得人心,人人如喪考妣,個個似喪家之犬,因為中華文化中,無論哪個民族,都是心向統一的。歷史、文化沒有預設分裂的概念,分裂者一個個都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,找不到為分疆裂土而肯定的隻言片語記載。

在新疆這塊土地上,曾經出現過幾十個民族的身影,你方唱罷我登場,最早出現並始終在這塊土地上生延繁殖的羌族,是華夏民族的族源,一直與其他民族友好相處。“花門將軍善胡歌,葉河藩王能漢語”,民漢語言共用,文化相吸共榮。公元前102年,李廣利率軍出征大宛,鬧分裂的大宛王毋毒為下屬所殺,力舉統一的貴人昧蔡為王;西域那些“城廓之國”的國王,樂於為自己冠以“桃花石汗”(中國汗)一類稱謂,表達大一統的心願。公元1755年,準噶爾部分裂叛亂者達瓦齊被清軍擊潰逃往新疆南部,被當地擒獲,押送清軍。為此,乾隆皇帝在今伊犁昭蘇縣格登山上立碑告誡後人:“汝竄以走(失敗後四處逃竄),誰其納之(天下有誰會收留分裂者呢)?”並御筆“勒銘格登,永昭億世(在格登山上立碑,銘刻鎮壓分裂叛亂的過程,永生永世昭示後人)”。

新疆要團結統一,新疆必須團結統一。歷代聖賢有見教:西域要實現穩定統一,西域屯田是晁錯的見解:“利施後世,民稱聖明。”曹操讚譽:“孝武以屯田定西域,此先代之良式也。”朱元璋有“養兵而不病於農者,莫若屯田”之説。左宗棠的邊防觀是:“歷代之論邊防,莫不以開屯為首務。或辦於用兵之時,以省轉饋。或辦之事定之後,以規劃久遠。”其戰略見解為“重新疆者以保蒙古、衞京師”。這就是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屹立的源頭,今天賦予新使命的基點。

中國共產黨執政之後,毛澤東有言:國家的統一,人民的團結,國內各民族的團結,這是我們事業取得勝利的根本保證。習近平確定了新疆工作總目標: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。強調:做好新疆工作是全黨的大事,要把穩定新疆作為先手棋來下。

掀起新疆華彩的蓋頭,其歷史的深度令人沉吟(也許有人説,神話與傳説不足採信。但在沒有文字記載的歷史“空窗期”,神話與傳説是我們精神的“閃存”。除此,言説無它),其疆域的廣度令人深思,其文化的厚度令人額手,其社會的力度令人醒目。這就是新疆!這才是新疆!

“讓我看看你的臉”

掀開蓋頭,仍是明眸隆鼻、口方額闊,臉豐膚潤。端詳着、思忖着、審視着,“仍是”還是嗎?變幻了時空,再娓娓而談……

試以天山為書脊,把新疆視作一冊鴻篇鉅製的經典。封面為阿勒泰山,封底為崑崙山,內封為準噶爾盆地,底封為塔里木盆地,內頁是166萬多平方千米的國土面積。寥寥數筆,潑墨點染,堪稱一部大寫意的新疆。

“小確幸”寫不了新疆,“大寫意”寫不活新疆,我且“中庸”落筆,試着以奇、古、謎、美四個字,淺識拙見之。

新疆的拍案驚奇在何處?

一是它的大。國土面積166萬多平方千米,這樣才有大盆地:塔里木盆地,53萬平方千米;準噶爾盆地,38萬平方千米。全國盆地的冠軍和亞軍。才有大沙漠:塔克拉瑪干沙漠,33.4萬平方千米;古爾班通古特沙漠,4.8萬平方千米。全國沙漠的冠軍和亞軍。才有最大的內陸淡水湖:博斯騰湖,面積1002平方千米。才有最長的內陸大河:塔里木河,長達2179千米。才有最大的山脈:夾着兩個盆地的三條山脈依次是北有阿爾泰山(長2000千米)、中有天山(長2500千米)、南有崑崙山(長2500千米),在新疆境內依次長度為500千米、1700千米、1800千米,海拔依次為3000米、4000米、5000米。

它大得出奇,讓人高山仰止。

二是它的多。新疆大地,裸呈而隱祕、雜糅而純一、粗糲而精緻、雄壯而柔美,誰也不曾想到,它的“收藏”令人驚愕:煤炭儲藏量2.19萬億噸,佔全國煤炭預測資源量的40.6%,居全國第一;天然氣資源量達10.4萬億立方米,佔全國陸上資源量的34%;石油資源量208.6億噸,佔全國石油陸上資源量的30%;宜農可墾荒地初步可墾1億畝,為全國之僅有;九大風庫的風力可開發8000萬千瓦,約相當於4個三峽工程的發電量;年日照3000小時以上的光伏資源,在全國也是屈指可數;海拔-154米的艾丁湖到高達8611米的喬戈裏峯之間的多樣性生物資源的開發尚未啓程……

它多得出奇,讓人目不暇接。

三是它的妙。樹之妙:自然界,活一千年不死的樹有,但死後一千年不倒,則鮮有所聞;至於倒地一千年不朽,恐怕聞所未聞。新疆胡楊是兼而有之,堪稱曠世奇聞了。花之妙:雪蓮花的品格有“孤芳”“獨傲”之贊,生長在天山雪線以下2800至4000米之間的石縫、巖壁、礫石坡和濕潤的沙地上,每年7至8月開花,唐朝詩人岑參贊其為“恥於眾草之為伍,何亭亭而獨芳。何不為人之所賞兮,深山窮谷委嚴霜。”井之妙:人們對井都不陌生,對坎兒井或許知之不多。在吐魯番市,這是一道景觀。地上豎井密佈,地下暗渠成網,“上下呼應”,以潛流的形式實現灌溉。新疆大約有坎兒井1700多條,總長約5000千米,人稱“地下運河”。水庫之妙:新疆蓄水“主力”是“固體水庫”,由18600多條冰川組成,儲水約25800億立方米,冰雪消融即出山灌溉,人稱“懸在頭頂的固體水庫”。山脈之妙:吐魯番有一處烈焰騰空的火焰山,為全國所僅見。吳承恩將其寫入《西遊記》,唐代岑參稱“飛鳥千里不敢來”,明代陳誠驚呼“誰道西方有祝融(火神)”,清朝人施補華留下的名句是“命地為爐山作炭,熱風燒空宵復旦”。以致吐魯番被稱作“火洲”,年最高氣温達47.8℃,火焰山處地表温度達89℃。新疆的奇妙之處,細數難盡。

它妙得出奇,讓人張嘴咋舌。

四是它的異。新疆的詭異之處,可縱情圈點,這裏只簡説有趣的人:中華古人類起源之一是古羌族,是今日中華版圖共同的祖先。近代羌學研究者追溯羌人祖地為“羌塘”,即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“若羌”地區。這麼悠深古遠的羌人集團,今日新疆主體民族無羌族,只留“若羌”一名。阿勒泰地區喀納斯湖周邊的深山密林中住着一羣圖瓦人,分別在喀納斯村和禾木村,族源還在“追尋”中,人稱其為“世外桃源的主人”。遊客到庫爾勒,必遊之點是羅布人村落。以漁獵為生,從與世隔絕的羅布泊遷徙至此。百歲老人大多辛勞不輟,被讚譽為“人類壽星一族”。塔克拉瑪干大沙漠的于田縣境,在這被稱為“死亡之海”的“海心”,生活着一羣被視為“野人”“遺民”的克里雅人,隨漂移不定的克里雅河為生,自稱克里雅人。隱居其間已有數百年,族源説法眾多:藏人、沙漠土著、古樓蘭人、歐羅巴高加索人等。

它異得出奇,讓人匪夷所思。

新疆的拍案驚奇,你見過多少?還有多少?僅述及的大、多、奇、異,就足以讓你拍案、讓你驚奇了。

新疆的古蹤遺址知多少?

西域史稱有36個“城郭之國”,我們今日所見,僅存荒冢一堆。那些生生滅滅的“行國”“城郭之國”遍地流佈,一國一遺址、幾烽燧、幾驛站,新疆大地是遺蹤遍佈之所。且觀幾斑,以窺全豹。

西域大都市樓蘭。樓蘭國建於公元前176年,位於羅布泊西北部,在歷史上只活躍了500多年,是古西域絲綢南道的交通樞紐,貿易集散中心。它東起陽關,西到尼雅,北至哈密,南抵阿爾金山。突然消失了,沒有記載,不見過程。乾涸説、瘟疫説、戰爭説莫衷一是,只有推論和猜想。

“夢幻中的古城”尼雅。尼雅是漢朝至晉朝時期精絕國都故址,距民豐縣城120千米,遺址氣勢宏大,南北長25千米,東西寬7千米,發現200多處遺址、佛寺、墓地,器物頗豐。尤為令人驚歎的是1995年10月出土了一件文字織錦,色澤鮮豔,文字激揚:“五星出東方利中國”。織錦長16.5釐米,寬11.2釐米,字體為小篆。其星占學的寓意表達:愛國。興邦。

鮮活的“城廓之國”交河。吐魯番市以西約10千米的亞爾乃孜溝中平台之上,聳立着一處輪廓清晰、佈局有度、四通八達、溝深壁陡的故城,這就是2000多年前的車師前國的都城所在地,曾是西域都護府的府址,也是今天目睹“西域36國”的鮮活“模板”、實景“展現”。

刻在石頭上的史書——巖畫。巖畫是古代遊牧民族的文化遺蹟,是一個天真浪漫、無拘無束的廣闊藝術天地。它具有質樸的風格,傳神的筆鋒,誇張的特徵,奔放的氣勢,處處表現着奔跑、射獵、搏鬥、征戰,表達了原始人類對生存的渴望,對力和速度的讚美,對前途和未來的自信。新疆最著名的巖畫,當數呼圖壁縣康家石門子,一處斷崖,刀削壁立,長14米,高約9米。在120多平方米的畫面上佈滿了身姿各異的人物形象近三百人,大的超過真人,小的僅一二十釐米。人像有男有女,或立或卧,或衣或裸,很多男像突出顯示生殖器官及交媾的動作,充分表現了原始社會後期的生殖崇拜。這種巨型巖畫,畫面之闊大,畫像之眾多,存留之完好,在國內極為罕見,在世界上也屬珍品。它對研究原始社會史、原始巫術與宗教、原始舞蹈、原始雕刻藝術及新疆古代民族史等,都具有重要的價值。

佛洞遍佈的龜茲。古龜茲國(今庫車縣)曾是西域都護府駐地,是中西四大文明交匯的激盪之所。在1000多年的歷史長河中,佛教十分興盛,至今保存洞窟600多個,壁畫面積2萬多平方米,僅拜城縣的克孜爾千佛洞壁畫遺存1萬多平方米,數量僅次於敦煌莫高窟,而歷史又比莫高窟久遠。壁畫的藝術特色是展現了一種廣博情懷的大美。加之開鑿數量大、年代早、類型多、中西合璧,堪稱中國石窟藝術的精粹,具有特殊的歷史地位和藝術價值。

古蹤遺址,是自然與人文並存。新疆遺址密佈,原貌可見,原跡可尋,這是自然的營造、人間的奇蹟。宛若星辰的遺蹟灑落在新疆大地,恰如一枚枚人文鈕釦,能使我們得以解開時間的外套,觀賞歷史的珍藏,追尋昔日的鮮活與生動。古蹤遺址,是新疆人心靈的慰藉,前行的底氣。

新疆的存疑之謎何日解?

新疆之謎知多少?新疆之謎能解否?人們面面相覷。

羅布泊之謎。羅布泊,古已有之。《山海經》稱“泓澤”,《史記》《漢書》稱“鹽澤”“蒲昌海”,《水經注》稱“牢蘭海”,《河源紀略》開始用蒙古語名“羅布淖爾”,意為“多水彙集的湖泊”。現在的羅布泊荒野千里,雅丹遍佈,沙塵暴肆虐。科學家彭加木率隊考察羅布泊乾旱之謎,被羅布泊無情吞噬。探險家餘純順在掃除中國大地探險最後一個盲點時,喪命於羅布泊湖心。羅布泊為什麼如此兇險?樓蘭古城為什麼消失得杳無信息?

草原石人之謎。在新疆的天山、阿爾泰山草原上有一道奇特的人文景觀——草原石人。他們或仗劍、或持刀、或仰頭、或頷首,雕工粗獷,成像生動。現在新疆生活的少數民族沒有立石人的習俗,歷史上只有突厥人“於墓所立石建標”。但出土隨葬品的圖文又遠非突厥人生活的隋唐時代,撲朔迷離,難以釋懷。

喀納斯湖怪之謎。喀納斯湖不僅景色迷人,而且還具有兩個全國湖泊之最:湖水平均深度90米,最深處188.5米。其最困擾人的是湖怪之説。一是口口相傳,水怪長達十幾米,嬉戲時激起的湖水達幾十米高,常吞食岸邊的牛馬羊。二是科考隊先後多次考察,定水怪為哲羅鮭,但哲羅鮭是生長在北冰洋的。三是學者假設:水怪是人類還沒有發現的一種怪獸,類似史前巨鱷或恐龍……至今沒有捕獲真體,一切還只能在猜疑中。

公主堡之謎。傳説中這裏是塔吉克人誕生的地方,位於塔什庫爾幹縣城以南70千米,海拔4500米。傳説波斯王迎娶秦王美麗的公主為妻,迎親隊伍行進中前方發生戰事而滯留在臨時修築的城堡中,等戰亂平止,已逾數月,繼續行程時,發現公主已懷孕,夫君為天神。隊伍進退不得,只能就地安營紮寨,推公主為王,城堡遂稱公主堡,其子孫繁衍為後來的塔吉克人。這只是一個美麗的傳説,歷史真實呢?這是塔吉克的族源嗎?史書難覓,唐玄奘的《大唐西域記》記的也是這個傳説。

李白身世之謎。詩聖李白與西域的關係,歷史上有三條記載,一説其父謫居條支(今阿富汗境內),一説竄於碎葉(今吉爾吉斯斯坦境內),一説罪徙西域(泛指今新疆及以西地區)。無論“條支”“碎葉”,均由設在新疆的安西都護府管轄。換言之,李白就出生在當時的中國新疆。陳寅恪先生説:“其人本為西域胡人,絕無疑義矣。”郭沫若先生則認為他“出生於中央亞細亞的碎葉城”。袁行霈先生也説:“不知由於何種原因,李白先世謫居條支或碎葉,李白就出生在那裏。”可見,無論是原始文獻還是現代學者的觀點,大家共同認識到李白的出生地與西域有關。李白還在詩中留下寫天山的名句:“天山三丈雪,豈是遠行時”“五月天山雪,無花只有寒”。李白家族為何“罪徙西域”?在條支、碎葉的生活情景?為何遷居蜀地?途經什麼磨難?應該有太多的故事,史載卻一概闕如。

“謎”,是複雜性、豐富性、奇異性的綜合體,賦予人以探索、吸引、關注的動力。

新疆的大美無言是何為?

新疆的大美,可以這麼比喻或形容:新疆的脊樑是“三山”:金山阿爾泰山,天上之山、天降之山天山,橫空出世、閲盡人間春色的崑崙山。空調是高山雪峯,清茶有天池、喀納斯湖兩杯,果盤是果子溝、葡萄溝雙溝,饢餅是塔克拉瑪干、古爾班通古特兩大沙漠,菜籃子是那拉提、巴音布魯克,燒烤去火焰山,冷飲取自坎兒井,吃魚有羅布人家,燉肉在圖瓦人村落……這是多大的美呀!原汁、原味、原生態、原始美!

美,是新疆給新疆人刻骨銘心、沁脾入肺、濃情融血的一個意念,遍地是“美美與共”的意識流。純淨的美:喀納斯湖、博格達峯、禾木村、神木園、一號冰川、庫爾德寧、夏塔古道、空中花園……就在那兒;穿越的美:龜茲歌舞、交河故城、尼雅佛塔、樓蘭美女、小河墓地、“古牧場”變遷、古輪台異地、遺址、烽燧……就在那兒;非凡的美:塔克拉瑪干沙漠沙丘、沙壟千姿百態的情致,阿爾金山我國最高(海拔5000-6000米)野生動物自然保護區的雄奇,世界最長的沙漠公路(446千米)的悠長、蘑菇雲升騰歷史天空的絕響,土爾扈特東歸英雄的壯舉……就在那兒;甜蜜的美:最乾旱的地方,長出了最水靈的瓜果,能咀嚼出陽光的滋味;最廣袤的黃沙地上,長出了最長的棉絨,讓人享受到長絨棉服裝如沐春陽的温柔;最荒僻的深山裏、最嵯峨的亂石溝,沉睡着晶瑩剔透的石頭,它是石頭中的王者,也是石頭中的隱者,為中國傳統文化淬鍊出“比德如玉”的箴言;最沉寂的沙漠,杳無聲息。它是日月的寵兒,它是大風的領地。然而,黃沙只是“面具”,潛伏在下的“心臟”是燃燒的澎湃、是喧鬧的奔騰,洶湧着被稱作“地球的膽汁”“工業的血液”的石油……就在那兒。

“那兒”是哪兒?新疆大地,舉目是美、四顧是美、俯拾皆美……

“你的眉毛細又長”

“一帶一路”,對世界而言,它是一條多彩的飄帶,是細的;對中國而言,它是一條蜿蜒的海陸通道,是長的。“細又長”,醒目而顯赫。

這是歷史上史詩般的兩條商路:一條在陸上,稱作“絲綢古道”;一條在海洋,稱作“海上絲路”。這兩“條”商路,一端連接着歐亞大陸東端的古中國,一端連接着歐亞大陸西端的古羅馬,串起了整個世界。千年通商的“絲綢古道”,讓不同種族、不同膚色、不同語言、不同信仰、不同文化、不同理念的人們把盞言歡。打破了族與族、國與國的界限,將人類四大文明——埃及文明、巴比倫文明、印度文明、中華文明串聯在一起,商路不僅連接了市場,更連起了心靈,聯結了文明。新疆,是絲綢古道的中心點。

歷史上,張騫二使西域與鄭和七下西洋遙相呼應,立體展現了絲綢之路的全景。我們知道,提出“絲綢之路”概念的,是德國地理學家李希霍芬。定論新疆是人類四大文明交匯點的,是北京大學教授季羨林:四大文明真正交匯的地方只有一個——新疆,別的地方沒有。

有時,站在西部高地,夜深人靜,面對天山,遙望星空,思緒宛如進入時光隧道。在絲綢古道上:盤古、后羿、女媧、伏羲……這些西部高原的眾神曾留下過足跡;炎帝、黃帝、周穆王、西王母……這些居住在崑崙的帝王曾留下過足跡;張騫、班超、解憂、玄奘……這些“鑿空”西域、勾連中原的使臣曾留下過足跡;馬可·波羅、奧里爾·斯坦因、斯文·赫定、餘純順……這些走南闖北的探險家留下過足跡;紀曉嵐、林則徐、左宗棠……這些功垂史冊的名人宿將曾留下過足跡;羌人、漢人、塞人、月氏人、烏孫人、匈奴人、吐蕃人、回鶻人……這些遠古的部族曾留下過足跡;薩滿教、祆教、佛教、道教、摩尼教、景教、伊斯蘭教……這些世代相傳的宗教曾在這裏留下過足跡。等等,可謂車馬喧囂、樂舞美妙。

世界上的權力形態:先陸權、後海權、再空權。從某種意義上説,1890年美國海軍上校馬漢著書立説建立“海權論”以前的歷史,可以稱作陸權時代,這就凸顯了絲綢古道的意義。中華民族的祖先從西向東發展,受到大海的阻隔,建立了中原強國。雄才大略的漢武帝要開疆拓土,東有大海、北地苦寒、南多瘴氣,向西是理想之所。既有返祖尋宗的意涵,又有“探囊”試探的摸索,開闢了大西域的疆域。儘管,海權時代開始,絲綢古道一度沉寂,繁榮不再,但是“絲綢古道”上有過城壘相望、駐屯相間、市井喧鬧的“曾經”,讓人經久縈懷。瑞典探險家斯文·赫定説過:“中國政府如能使絲綢之路重新復甦……必將對人類有所貢獻,同時也為自己豎起一座豐碑。”是的,中國政府已擔起“對人類有所貢獻”的責任。2013年,習近平先後提出“絲綢之路經濟帶”和“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”(簡稱“一帶一路”)。“帶”和“路”,水陸兩端,一併向西。

有的學者擔心:“一帶一路”上的國家,是不是有與我們相同的積極性、願望和利益,值得考慮。不要以為,因為歷史上有“絲綢之路”,我們今天就一定也能建得起這樣一條路來,或者我們就完全可能建成“絲綢之路經濟帶”。這樣的擔心很快就消解了。

2017年5月14日在我國召開了“一帶一路”國際合作高峯論壇:報名參加會議的有29位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、1500多名中外嘉賓中850多位為外方嘉賓,涵蓋130多個國家、70多個國際組織。與會的70多個國際組織中,約有60個是“一把手”出席。這麼盛大的規模,也許只有在聯合國舉行的大型會議中才可能出現。

那麼,“一帶一路”理論的價值如何界定呢?有人認為可以從兩個視角去看:一是從經濟學視角去看,這是一場規模宏大的“經濟地理革命”,地理會給經濟帶來無法估量的變化。二是從國際關係的視角看,開啓了一個“共贏主義時代”。我們知道,在世界經濟全球化發展過程中,先後經歷了500年前的殖民主義時代;100多年前的帝國主義時代;二戰以後70多年的霸權主義時代。“時代”更替,間隔時間越來越短。21世紀的今天,面臨“改朝換代”為“共贏主義”時代。其特徵是互利共贏:“和平而不是戰爭,合作而不是對抗,共贏而不是零和,才是人類社會和平、進步、發展的永恆主題。”“一帶一路”是世界60多個國家、50億人口在共同推動着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。新疆,站在向西的“橋頭堡”“絲綢之路”的“紐帶區”,的確是使命光榮、責任重大,豪情入懷、欣慰有加。

用“眉筆”畫一畫吧,用新疆純天然的“生眉筆”,畫出生動、生色、生彩的“絲綢之路經濟帶”那條眉目清新的“細又長”的“眉毛”。

“就像樹梢的彎月亮”

在張騫“鑿空”2000年後的1877年才誕生“絲綢之路”的名諱,不難看出,絲綢在陸路、海路交流中接續着輝煌。這裏説的那個“路”,可以從兩個方面解讀:一是一般的路,如鐵路、公路,航空、航海,油氣管道、輸電線路,互聯互通的交通網絡:萬物互聯、人機交互、天地一體。路的關鍵是“通”。《易經》有云:“往來不窮謂之通……推而行之謂之通。”一條“通”的道路、一個“通”的網絡,讓世界的路相通、利相通、心相通。二是不一般的路,除通常所説那個“路”之外,還有更進一層意思,它是含有“道”之路,即道路。“道”,有中國古典哲學的色彩。如《道德經》所言:“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萬物。”換言之,“道”生萬物。這個“道”,就是今天的人類命運共同體。因此,“一帶一路”不能把它視為一條普普通通的路,而是條條大路通“羅馬”的光明大道。從中國傳統文化的擔當精神來領悟,在於它天下為公:“為天地立心,為生民立命,為往聖繼絕學,為萬世開太平。”這是人們耳熟能詳的張載之語。

從張載的“四句教”,到“一帶一路”的“四字訣”,漸次濃縮了中華文明五千年的智慧,展現出鮮明的中國特色。斯文·赫定有一句名言:“中國人重新開通絲綢之路之日,就是這個古老民族復興之時。”

新疆處於歷史悠久、地理優先、條件優越的位置,在“絲綢之路經濟帶”的歷史大進軍序列中,從歷史中認識自我,從現實中認識責任,從未來裏認識擔當。在“耳畔響起駝鈴聲”之時,不是懷舊,不是復古,而是要從思考歷史地位中,找到今天置身的位子。這個位置,“就像樹梢的彎月亮”,在國家“太陽”的光耀裏,“月亮”要更明亮。

歷史是最好的老師。古絲綢之路綿亙萬里,延續千年,積澱了以和平合作、開放包容、互學互鑑、互利共贏為核心的絲路精神。這是人類文明的寶貴遺產。當前,世界經濟發展仍處困境,全球化進程處在新的十字路口。探索發展新路徑、探尋增長新動力,消減和平赤字、發展赤字、治理赤字,是擺在全人類面前的嚴峻挑戰。中國方案是推動“一帶一路”建設,將“一帶一路”建成和平之路、繁榮之路、開放之路、創新之路、文明之路。這五個“路”,和平是前提,繁榮是目標,開放是導向,創新是動力,文明是內涵。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閡、文明互鑑超越文明衝突、文明共存超越文明優越。沒有文明對話,就沒有和平;沒有和平,就沒有繁榮發展。

在紛亂不已的世界,中國提出的這個治世良方,它的核心理念是共商、共建、共享。讓政策溝通、設施聯通、貿易暢通、資金融通、民心相通成為共同努力的目標。新疆是“絲綢之路經濟帶”的國內終端、國際起點,要巧借“一帶一路”的東風,搭乘“一帶一路”的快車,善用“一帶一路”的連鎖效應,奏響新疆經濟昂首闊步向前進的交響曲!

《周易·繫辭上》有句話:“形而上者謂之道,形而下者謂之器,化而裁之謂之變,推而行之謂之通,舉而措之天下之民謂之事業。”

新疆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核心區,將以“三通道”(能源、交通、通信綜合大通道)為主線,以“五大中心”(交通樞紐、商貿物流、金融、文化科教、醫療服務中心)為重點,這將是新疆獨特的區位優勢形成的全方位對外開放新格局。

在“核心區”建設“五大中心”,這是一張完美的發展藍圖。“五大中心”是大手筆的“國家行動”,新疆人知道,必須殫精竭慮,把“五大中心”建設得灼灼奪目。歷史和地緣還賦予了新疆人無我有、萬眾矚目、舉世公認的內發優勢,也可以大展拳腳:

我們有“亞心牌”。亞洲地理中心在烏魯木齊縣永豐鄉包家槽子村。這不僅是一個地名,更是一尊“金不換”的神像。可以在永豐鄉建一座宏偉的“亞心城”,亞洲49個國家各建一個本國風格的國家館,介紹國情,交流文化,銷售特產——使此地成為一個領略49國風情的旅遊購物天堂,到一地似遊各國。亞洲人若想到自己生存的軸心走一遭,約佔世界61%的人口,那將是一個天文數字。

我們有“古西域牌”。在吐魯番或庫車建一座西域歷史館,正確宣傳新疆古代歷史,讓與此地有關聯的人“以史為鏡”,照照自己。那將十分有“味”,是一道靚麗的人文風景線。

我們有“塔克拉瑪干牌”。“塔克拉瑪干”是“死亡之海”的意譯,是世界第二大流動沙漠,不僅有沙漠博物館之稱,還藴藏豐富的石油和天然氣。更為可喜的是1987年至1991年,科學家對沙漠進行了綜合考察,發現大沙漠儲存了周圍144條河流灌溉之餘的地下水8.15萬億立方米,有高等植物80種,脊椎動物277種……沙漠積温高,有利於農作物生長;地下水豐富,有利於各項產業發展;世界人類利用沙漠研究,不斷取得新成果。“死亡之海”正在快速變成“希望之海”。新疆是國家石油、天然氣的戰略接替地,沙漠會不會是人類到太空之前的戰略生存接替地呢?誰能説得準,沙漠不是人類未來的樂園呢?!

我們有“野生動物牌”。新疆阿爾金山野生動物自然保護區,西起若羌和且末兩縣交界處,東接青海,南臨西藏,東西長360千米,南北寬190千米,總面積4.5萬平方千米,是我國最大的綜合自然保護區。整個保護區位於高山環繞的巨型高原盆地中,四周山脈高度一般在5000-6000米,盆底高程4000-4500米,有脊椎動物146種。

我們有“和田美玉牌”。玉為東北亞、東南亞人民推崇備至,世界有些地方的人們也熱愛把玩。開展采玉崑崙山的系列活動和舉辦世界奇石博覽。誠招天下透閃石於一地,吸引企業家採玉崑崙山。讓“瘋狂的石頭”產生“瘋狂”效應,推動絲綢古道上的“于闐”,再次名揚天下。

這些“牌”,堪稱“魔力牌”。既是現實的,也是未來的;既是可以拉開序幕的,也是可以立項研究的……

這就是新疆大地?這就是新疆歷史?這就是新疆文化?這就是新疆的過去?這就是新疆的未來?

西部大開發戰略,“一帶一路”倡議,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精神,19省市對口支援……眾多先發優勢,加上新疆社會穩定新局面的形成,脱貧攻堅戰役的勝利,2500萬新疆兒女的奮力拼搏,新疆將會“天上一輪才捧出,人間萬姓抬頭看”。

在這片天不私覆、地不私載、日月不私照的遼闊大地上,讓我們用“私愛”,把新疆建設成美好家園!

(作者為自治區黨委宣傳部原副部長)

我心中的這片土地——寫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成立六十五週年之際-崑崙網—新疆黨建網